二股东屡惹事 西藏发展受牵连业绩下滑

  二股东屡惹事,西藏发展受牵连事迹下滑

  记者 王子扬 创用意片 王远征 编辑 郭铁 校正 赵琳

  11月15日,拉萨啤酒母公司西藏发展再次公然声称其二股东天易隆兴滥用股东权力,在上市公司董事会不知情的情况下对外借款1.5亿元逾期未还,目前西藏发展已报案。

  而早在2016年、2017年,西藏发展就曾卷入天易隆兴的3起对外担保纠纷,其2018年第三季度净利也受此影响暴跌381.98%。

  业内人士指出,天易隆兴非但没有帮助西藏发展在啤酒市场进一步拓展,反而使其屡受连累。一旦西藏发展在上述纠纷中被判承当义务,其重要子公司拉萨啤酒的现金流可能浮现大幅度下滑,西藏发展或迎来上市以来最艰难时期。

  两次举报二股东天易隆兴

  11月15日晚,西藏河汉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西藏发展”)发布布告称,因对四川汶锦贸易有限公司的1.5亿元借款逾期未还,西藏发展与其第二大股东天易隆兴投资有限公司被提请仲裁。借款显示天易隆兴为西藏发展提供了担保,但西藏发展表现董事会对该事项并未知情,称“天易隆兴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利益,公司已报案并对天易隆兴追偿。”

  而此前布告显示,西藏发展曾多次卷入天易隆兴的担保事件。2016年5月,国投泰康信托向天易隆兴发放4.5亿元贷款,后者以持有的西藏发展全部股份及孳息供给质押担保。2017年9月18日,西藏发展向国投泰康信托出具承诺函进行担保。

  2016年11月,星恒动影从国投泰康信托贷款2.5亿元,天易隆兴、深圳隆徽新能源投资合伙企业分别承诺对星恒动影《信托贷款合同》项下的全体债权承担连带保障任务。2017年6月27日,西藏发展向国投泰康信托出具承诺函,对星恒动影进行担保。

  2017年3月,隆徽新能源与国投泰康信托签署《信托贷款合同》,总计贷款3.2亿元。2017年6月、9月,天易隆兴跟西藏发展辨别向国投泰康信托出具《承诺函》,对隆徽新能源的债务进行担保。

  在上述3项担保事件中,西藏发展跟天易隆兴均因贷款方在合同履行期内未支付成本、违约金以及到期未还款,而被国投泰康信托告上法庭请求赔付,共波及贷款担保金额10.2亿元。然而西藏发展却表示,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从未审议批准对外供应担保的任何承诺函,承诺函上加盖的印章与公司印章不符,已向拉萨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报案,目前案件已受理。

  香颂资本实行董事沈萌认为,西藏发展除非证明担保事件中运用的是“萝卜章”,否则无奈自证上市公司管理层与大股东之间彼此完全不关联。如果不能自证,说明上市公司与大股东之间不做到彼此独破经营,上市公司恐成为大股东的“提款机”,这些担保危险将转嫁给全部股东。

  幕后人储氏夫妇浮出水面

  公开资料显示,西藏发展1997年上市,主要营收来自旗下拉萨啤酒。2016年6月,西藏发展原控股股东光大金联与天易隆兴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天易隆兴短暂成为西藏发展控股股东(后被“举牌”成为第二大股东),西藏发展由此也陷入种种麻烦。

  根据当时暴露的交易权利变动报告书显示,天易隆兴受让西藏发展2809.96万股股份的对应价格为7亿元,高于当日的二级市场价格约3亿元。彼时,天易隆兴成立时间还不足一年,注册资本仅为1000万元。2016年6月6日,深交所对此次交易下发问询函,恳求西藏发展补充说明天将来易隆兴受让股份所需资金金额及来源、天易隆兴是否存在与本次转让所需资金相称的履约才干。

  据报道,天易隆兴和西藏发展背地的实际控制人为储小晗、李佳蔓夫妇,二人涉足的范围涵盖房地产、文化、核电、金融等,业务遍布全国。而新京报记者查问发现,上述担保事件也与储氏夫妇存在千头万绪的接洽。

  在天易隆兴4.5亿元贷款案中,担保方除了西藏发展,还有储小晗旗下的三洲隆徽实业有限公司、北京丰科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储小晗、李佳蔓也为天易隆兴开具了担保许诺函。

  天眼查信息还显示,受西藏发展与天易隆兴担保的隆徽新能源,储小晗是该公司原始合伙人。2015年11月8日,储小晗将所持隆徽新能源股权出售给自然人关玉庭和李雪娇,而关玉庭也在储小晗旗下的三洲隆徽实业有限公司担负董事。关玉庭还曾在李雪娇旗下的华瑞凯富投资有限公司担当法人,而该公司对储小晗旗下的四川三洲特种钢管有限公司进行过投资。此外,天易隆兴与西藏发展的法人代表均为王承波,而关玉庭与王承波是配合错误关系。

  西藏发展与天易隆兴担保的另一家公司是星恒动影,其全资持有的中辉锦通(北京)传媒科技公司虽处于取消状态,但天眼查显示其法人代表及履行董事正是褚小晗的妻子李佳蔓。

  有分析以为,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储氏夫妇原盘算利用西藏发展这一上市平台将旗下实业资产证券化,但因种种起因未能实现。目前西藏发展正面临上市以来的最大艰难,或将成为资本家的“捐躯品”。

  担保纠纷致业绩大幅下滑

  受系列担保纠纷影响,西藏发展在今年第三季度计提了应付本钱,以至财务费用较去年同期大幅增加,进而导致当季净利润下滑至-755万元,下降幅度达381.98%。

  2018年半年报显示,西藏发展营收近100%来自旗下拉萨啤酒。拉萨啤酒前身始建于1988年,当时是西藏全区唯一的啤酒生产厂家。2009年,一家名为Wilton Pacific Limited的公司以新增10万吨啤酒所需有效资产出资,与西藏发展组建合资企业“西藏拉萨啤酒有限公司”,即当初的拉萨啤酒,双方各占50%权利。合资企业成破且改扩建实现后,嘉士伯以受让Wilton全部所持股权的形式正式进入拉萨啤酒。

  嘉士伯入股后,受啤酒市场格局和竞争加剧影响,拉萨啤酒营收从2012年的4.7亿元逐年下滑到2016年的3.57亿元,净利也在2013年暴涨后逐年下降到2017年的797万元。在此期间,嘉士伯萌生了退意。2016年12月,西藏发展宣布嘉士伯国际有限公司拟将其持有的拉萨啤酒50%股权以4.2亿元的价钱转让给深圳市金脉青枫投资治理有限公司。不过截至目前,拉萨啤酒两大股东仍是西藏发展与嘉士伯,上述交易并未实际发生。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西藏发展目前正面临各项担保诉讼,一旦被判承担责任,拉萨啤酒的现金流将受到影响,甚至可能大幅度下滑。

  针对实际操纵人、拉萨啤酒等问题,西藏发展11月19日答复新京报记者称,“公司领导都不在,不能进行回复”。截至发稿记者尚未能与天易隆兴取得联系。